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苍穹榜:圣灵纪 > 第一百二十六章

第一百二十六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骨山最高处,议事洞窟。
   
  鲍松挺直腰杆坐在上首,神情严肃,眼里透着复杂的情绪,般若和萧陌陪在一边。
   
  姜易年登上骨山,与牧云熙会合后,两人一起进入洞窟。鲍松起身迎接,姜易年赶忙上前扶住,道:“鲍爷爷,您坐,身体刚恢复,莫要累着。”
   
  鲍松感慨道:“多谢殿下。我这一昏迷,竟发生了这许多事情,最后还要劳烦殿下为我收拾这个烂摊子。”
   
   
  姜易年笑道:“鲍爷爷见外了,你我一体,何分内外?小熙说鲍爷爷身体还未完全恢复,需要将养一些时日,鲍爷爷且先养病,圣灵军这边还有我们嘛!”
   
  鲍松一愣,看着姜易年,道:“事情纷至沓来,老臣心力交瘁,倒是忘记向众将领介绍殿下的身份了。待众将领到齐,老臣便将圣灵军交还殿下。”
   
  姜易年扶着鲍松走向上首,说道:“鲍爷爷,事情很多,且让我们一一解决。”
   
  鲍松强拉着姜易年坐在他的旁边,等候众将领的到来。姜易年推脱几次未果,便坐在了鲍松的左手边。
   
  牧云熙挨着姜易年坐下,两人小声说话。
   
  鲍松说道:“我刚才观战,发现殿下已然是至尊境九品的实力,般若他们几个也都踏入了至尊境,这真是可喜可贺。”
   
  此时,郑千硕、石错、何启文、古婷及几位联军将领鱼贯而入。他们看到姜易年坐在上首,脸上露出震惊之色,随后,几人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
   
  紫色邪灵眼横空出世,众将领多有猜测,此刻看到鲍松与姜易年的座位安排他们心中更多了几分把握。
   
  众将领向鲍松行礼,问候身体。
   
  此时,古嫁先向姜易年施了一礼,再躬身向鲍松道:“大帅,古婷奉命联络旧部和各地义军,前来复命。”
   
   
  鲍松笑道:“好,古婷你回来得正是时候!”
   
  古婷转身,向众人介绍联军的数位头领。他们中有几位还是当年的邪灵将,与鲍松、古婷都熟识。
   
  故友重逢,一时间场面融洽起来。
   
  鲍松待大家互相攀谈告一段落后,长出一口气,道:“我刚醒来,知道发生了很多事情,却对细节不甚了解,且让我先知道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   
  说完,他指向何启文,这是他多年的心腹,在圣灵军中给人以老滑头、墙头草的印象,其实一直在观察圣灵军内的一切动静。
   
  “启文,你来说。”
   
  何启文上前,拱手施礼,回道:“是,大帅!”
   
  何启文思考了一下,决定从头说起:“事情先从我收到弟弟何承武的密信说起……”
   
  鲍松病重,成梁掌权。他使用提炼出的毒粉,连续毒害了数位原中军统领,也就是鲍松信任的中层将领。其中一位统领王奇察觉到了不对劲,又不敢轻信他人,便逃人深山。成梁得知此事后,暗中派遣黑衣人追击王奇。
   
  而此时鲍松也对圣灵军的异样有所察觉,便派遣何承武调查此事。何承武是鲍松的密探,接到命令后,寻踪追迹,在深山里找到伤重垂危的王奇,得知了毒粉的线索。
   
  随后何承武和王奇遇到了成梁派出的黑衣人,王奇战死,何承武负伤逃道,巧遇了寻找黑衣人的林雨寒、唐修崖。何承武死前,请托林、唐二人将一封密信交给哥哥何启文。
   
  何启文得到密信,惊疑不定,待回到骨城,便决定向大帅鲍松汇报。哪想到此时鲍松已经在演武场遭了成梁的毒手,身中剧毒,昏迷不醒。
   
  之后,成梁开始拉拢袁宇和何启文。何启文心知成梁是最大嫌疑人,便假装投靠成梁,随后又借投名状的由头,暗送姜易年等人离开危险的骨城。
   
  姜易年等人取得解药,回城救治鲍松。
   
  成梁狗急跳墙,集结三军围攻骨山,骨山人少地险,而鲍松正处于被牧云熙救治的状态,群龙无首。
   
  危急关头,何启文率领后军倒戈,粉碎了成梁的阴谋。
   
  再之后,成梁引狼入室,蒙狄率军偷袭。姜易年等人苦守多时,古婷率领联军支援,自此局面好转。
   
  蒙狄最终爆体而亡,成梁在逃跑途中被消灭。
   
   
  一桩桩、一件件,何启文说得很详细。众人战后休憩,听得连连点头。
   
  听完何启文的叙述,鲍松久久没有言语。他心绪纷杂,昏迷前,他还敲打过成梁,希望成梁能够辅佐姜易年,成梁当时也满口答应了,可谁料到几天之后,成梁就害得他昏倒在演武场。
   
  野心!成梁的野心害了他。他要的其实不是所谓的圣灵军大帅之位,而是后续的东西,是统率圣灵军,小则割据一方,大则诛灭申玄,再建新朝。成梁是奔着邪灵族第一人去的!
   
  有这样的野心,他怎么可能屈居姜易年之下,做一个统军大将?
   
  鲍松到底是成梁的师父,略一思考,便推测出了成梁的心思。可是为时已晚,成梁反叛了,也……死了。
   
  鲍松转头看向姜易年,这是天命!
   
  鲍松缓缓说道:“说来也怪我,成勇是我最器重的部下,没想到国都血战日那晚竟是他打开了城门。我率军赶到城门,亲手斩了成勇……混战之中,我遇到
   
  了年幼的成梁,孩子是无辜的,我又怎么忍心让他死于乱军之手……”
   
  “是我教徒无方,我教他功法,传他兵法,更将中军托付于他,却没有料到野心让他疯狂,使他灭亡啊。他勾连申玄,残害同胞,死不足惜。唉,我不配做这个大帅啊!”
   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